2022年7月7日 星期四

【聯副不打烊畫廊】歐銀釧/花與魚的夢境

聯副電子報
成功不是偶然,能力才是關鍵!【能力雜誌電子報】是專業經理人暨上班族提升競爭力最佳管道! 【常春藤e起學英語】精選最精采的文章,時而新奇有趣,時而發人深省,透過閱讀喜歡的事物學習英語。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2/07/08 第7455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人文薈萃 【聯副不打烊畫廊】歐銀釧/花與魚的夢境
【小詩房】阿布/一個夜晚的片段
【閱讀世界】李敏勇/詩的致意

  人文薈萃

【聯副不打烊畫廊】歐銀釧/花與魚的夢境
歐銀釧/聯合報
馮佩韻的畫作〈春舞〉。(圖/馮佩韻提供)
認識畫家馮佩韻十年,她筆下的植物、風景,引人思索。彼時我在桃園少年輔育院擔任義工老師,帶領學生閱讀、寫作。我常讓學生在紙上寫詩,並且配圖。少年想習畫,然而,我不是畫家,因此商請馮佩韻來班上授課,每次都讓學生回味無窮。

後來,她告訴我,難忘少年們對藝術的熱情,一雙雙青春的眼神,像一朵朵向光的花,於是心有所感,畫了一幅〈花之組曲〉。多年前,她帶著尚未完成的這幅畫和我喝茶,傍晚,她趕著去老師的畫室,請他評析指導。因此,我「認識」了她的繪畫老師章德民。

章德民,1942年生,浙江吳興(今湖州)人。他的父親章宗堯是清末北派大畫家溥心畬(愛新覺羅□溥儒)的祕書兼管家。章德民五歲時,在溥心畬的書桌上畫小魚,還說:「橋下有魚,魚是長這樣子」。溥心畬稱許他畫得很可愛。後來,在父母安排下,他跪拜溥心畬,成為誼子,小時候即得大師點撥,耳濡目染,立志長大當畫家。

1962年章德民就讀廣東文史學院藝術系,「圓自幼的夢,正式接受藝術的培訓,1965年畢業」。1979年到香港定居,1980年就職香港邵氏電影公司宣傳部,在香港住了九年,1988年遊學加拿大。1989年來台,此後定居台灣三十多年,在台灣各地寫生,舉辦十多次個展,五十歲之後開始收學生教畫。

去年,章德民因病在台北病逝,享年八十歲。馮佩韻難過得打電話來,幾度泣不成聲。我和她去老師的畫室,她和跟隨章德民三十年的助教吳愛珠說起老師生前點點滴滴,兩人紅了眼眶,淚流不止。畫架上擺放著他生前最後畫的魚,八尾錦鯉悠游水中。但是,畫家已離開人間。

章德民九歲時,曾被家人送去廣州六榕寺當小沙彌,半年後,因官方解散寺廟才回家。他辭世之後,吳愛珠將他的畫作〈荷〉於今年三月二十六日捐贈佛光緣美術館台北館,馮佩韻也捐出老師指點的作品〈自在觀音〉,陪同恩師畫作典藏。

捐贈前,馮佩韻再看一次老師畫的〈荷〉,依依不捨。「老師生前多次畫荷花,總是朗讀北宋理學家周敦頤的〈愛蓮說〉: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老師教學像他的誼父溥心畬一樣,強調必須先飽讀詩書,畫起來才有深度。」

馮佩韻說,老師喜歡讀古書,常和她談唐詩、千家詩、《史記》以及溥心畬題記在畫上的詩。她謹記老師的叮囑,多年來每周固定上文史課,也研習老莊和《易經》。

章德民生前喜歡畫花、畫風景和魚。馮佩韻也嘗試畫植物,她畫梅花、海芋、波斯菊、玫瑰、牡丹、紅樹林、菊花、雞蛋花……許多時候,師生沉浸在浩瀚的植物世界。

馮佩韻出生於雲林。從小愛畫畫,實踐專校(現在改制為實踐大學)畢業,曾遊學巴黎。十多年前師事章德民,學油畫、水墨畫。

章德民於2017年曾寫了一篇〈活在當下,美就在這裡〉發表在《藝術香港》,介紹馮佩韻的繪畫藝術之旅:「她的畫作可以說是具象與意象的共舞,表現每一刻對美的感動,每一個當下的心路歷程。她畫時光、畫旅程、畫人生。那些豐富的色彩、細膩的筆觸是她的心靈的探針。她經常浸淫於中國書畫與西洋油畫之中,用油彩與畫布實踐她的生命經驗。」

我在章德民畫的風景、花卉、靜物和游魚之間,揣想他的心緒。二○○二年,他提到自己的創作理念:「人的一生有許許多多的機會,而我就是選擇它——繪畫。十多年前來台,看到這土地上的人們對藝術的支持,讓我更堅定去追求自己這份喜好。」

他旅行各地寫生,最常去九份。生前曾說,在台灣的時光,一晃眼已三十餘年,畫筆之下,魚兒悠游。年少作畫之熱情,寫生感萬物之情,輕柔又深刻。

數十年裡,章德民常閱讀誼父溥心畬的詩詞、畫作,從中學習。銘記溥心畬對他的讚美,畫了五十年的魚。他在台北的畫室教學,也是以鼓勵的方式,教學生畫出自己的風格,而不是複製他的畫風,大約有兩百多人先後向他習畫。他也曾應邀到台南授課,並曾連續三年在台北陽明山老人公寓的教室教長者畫畫。

二○一一年,章德民匯集所畫的十二張魚畫,出版名為《寧靜之歌》的月曆。他在月曆前言中自述:「是個充滿創作力的工作,可以有故事,沒有故事,將內心的感動一件件呈現。」

我在他的魚畫前駐足。人生之旅,他的第一幅畫和最後一幅都是魚。五百多幅魚,是他的回憶和夢想吧?魚兒在他畫裡悠游自在,他在魚兒畫中怡然自得。

兩年前。馮佩韻又畫了一幅〈春舞〉,畫中一朵朵波斯菊迎風搖曳。她問起當年習畫的少年,離開輔育院之後的情況。她說,當年授課,少年渴求藝術的眼神,閃閃發光,常在她心中浮現,某日清晨提筆就畫。我凝視這幅畫,花朵的色澤,葉脈的肌理,彷彿是那些愛畫畫愛寫作的十多歲學生。

那時,少年在課室賞畫,在她的畫作中聽見風吹過的聲音、季節的腳步聲,以及花朵的悄悄話。讓她印象深刻。有學生問她繪植物的祕訣,她說:「我會在心中先種花,日思夜想,最後才畫出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朵花,要好好的照顧。」

那時,我教少年閱讀有關植物的散文和詩,也教大家書寫相關的文章。少輔院種有欒樹、流蘇、桑樹、萬壽菊、柚子、樟樹、凰凰木、木棉花、九重葛、扶桑花、榕樹、扁柏、五葉松、肖楠、澳洲茶樹、沙漠玫瑰,還有一些香草類的植物。大家描繪植物美麗的形貌,也寫詩,抒發心曲。

馮佩韻讓學員看她畫的植物,教大家觀察花木含苞、盛開、凋零與新生的過程,利用光線、陰影,畫出獨特的美。有個學員偏愛她畫的牡丹,問她為什麼畫了多幅,她說:「我的外婆很愛牡丹花,小時候外婆到我家,都會隨身帶一盆好大的牡丹,我那時覺得這花很俗氣,等到年紀漸長,才懂得欣賞深藏在層層花瓣沁人心脾的美。」

《2022年章德民馮佩韻雙人個展》將於七月九日起在台北舉行。時光與時光牽著手,形成一幅風景。溥心畬,章德民。馮佩韻,三個不同時光不同風格的畫家,在我心中流轉。我在台北、雲林、香港、廣州、北京行走,旅行在生命的記憶畫布。

記得馮佩韻多年前授課時,曾提到:「我的老師章德民先生喜歡畫植物,但最愛畫魚,他常說,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條魚。畫畫不只是技巧,更重要的是平日的閱讀與觀察,善良的心才能讓心中的魚兒悠游。我將來準備向他學畫魚。」當時許多學生說,也要隨她向章老師學畫魚。

籌備此次畫展前,她和吳愛珠整理章德民的畫作,每一幅都帶著回憶。她感傷的說,「老師豐富如海洋,我只學會畫植物,還來不及向老師學畫魚,一直以為日子可以如常的繼續,沒想到他忽然往生。這些魚兒像是老師一生的夢,五百多幅魚,五百多個夢。」

我們在花與魚的夢境裡,繁花盛開,魚兒游來游去。時光打開了窗戶。

●《2022年章德民馮佩韻雙人個展》於7月9日在國泰世華藝術中心(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08號B1)展至7月30日。


【小詩房】阿布/一個夜晚的片段
阿布/聯合報
窗外有車燈劃過

窗簾的縫隙

一道光

鑿開夜的胡桃


——玻璃

安靜的瞳孔

光進入的地方,往往

都是黑的


【閱讀世界】李敏勇/詩的致意
李敏勇/聯合報
時序進入晚春之際,收到丘光寄贈,熊宗慧譯註:阿赫瑪托娃(A.Akhmatova, 1889-1966)詩集《詩間的奔馳》。彷彿季節的禮物,帶著春意,有些冷風殘留在行句中。我在自己的筆記裡,找出一些譯讀的四行詩,回味閱讀心境,並想起以撒.柏林(Isaiah Berlin, 1909-1997)在一本被訪談的對話錄中,有關阿赫瑪托娃的談話。

以撒□柏林是猶太人,在巴爾幹半島的一個城市出生,孩童時期移居彼得格勒,經歷共產革命,一九一九年移居英國。在牛津大學擔任教授的他,是一位重要的政治思想家,但更吸引我的是他對文學、藝術的學養,特別是對二十世紀世界詩人的認識和了解。

對於布洛斯基(J. Brodsky, 1940-1996),以撒□柏林高度評價他,甚至認定他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俄羅斯詩人。我也注意到他對阿赫瑪托娃的肯定,認為她比起同時代的另一位優秀女詩人茨維塔耶娃(M. Tsvetayva, 1882-1941),是更高一級的神一般的存在。阿赫瑪托娃就是賞識布洛斯基的一位詩人。

我曾以「哀泣的詩魂」在《世界女性詩風景:在寂靜的邊緣歌唱》譯讀她的詩〈繆斯〉,她在夜間寫作時,視之為靈感的女神,認為「青春、自由、榮譽/在手持橫笛的她面前都暗淡無光」。兩節八行詩的後四行,流露膜拜詩歌女神繆斯的心意:


而看吧,她來了……她掀開面紗,

瞪視著我,沉靜而冷寂

「妳就是那人,」我索問,「讓但丁

聽寫下地獄詩篇行句的人嗎?」她答說:「是的。」


阿赫瑪托娃提攜的布洛斯基說:「阿赫瑪托娃的詩歌生涯,開始就包含一種經歷半世紀漫漫長途的預言能力……它們會活下去,因為語言比國家長久,也因為詩的韻律往往拯救歷史。」布洛斯基在蘇聯解體後,並未返回俄羅斯,他說對他來說,他的國家已不存在了,未安葬於接受他流亡的美國,而是安眠於義大利的威尼斯。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經歷不盡民主化的政治演變,普丁出兵侵略原加盟共和國的烏克蘭,已炮火多時。布洛斯基留下的「圖書館比軍隊重要,帝國的光榮靠語言的力量,而非武力」,似乎成為他留給祖國的警語,強調「詩人應該干涉政治,直到政治停止干涉詩」的布洛斯基,似乎預言了俄羅斯的政治狀況,也喻示詩人的使命。

我的詩人之路,不只向本國詩人學習,也透過譯讀,向世界詩人學習。阿赫瑪托娃的人生在我的記憶裡,她的詩也在我的譯讀筆記。我常追索她的際遇,想像她如何在詩的行句留下她超越時間的心的聲音。

收到丘光寄來他主持的櫻桃園出版社新出版的阿赫瑪托娃詩集,對於他們夫婦修習俄羅斯語文,並在俄羅斯文學的研究、教學、翻譯和出版,實踐自己的文化志業,十分感動。台灣需要這樣的文學心意和文化投入,出版和閱讀尤其重要。

許多人不是才看了日本導演取自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集《沒有女人的男人們》中,同名的電影《在車上》嗎?剛獲得許多獎項的這部電影,聚焦俄羅斯作家A.契訶夫劇作《凡尼亞舅舅》,而契訶夫的著名劇作《櫻桃園》,正是這一家以譯介出版俄羅斯文學為主的出版社。

我把譯讀在筆記的幾首四行短詩,分享給讀者,並藉以向丘光、熊宗慧伉儷致意,謝謝他們分享了阿赫瑪托娃在《時間的奔馳》的心的聲音。


▌阿赫瑪托娃小詩抄

李敏勇╱譯


●〈無題〉

大理石碎裂,鋼鏽蝕如一片葉子,

黃金鏽蝕。一切事物正要死亡。

地球上最能耐的事物是悲痛

以及一個簡單的語字,雄偉的高度。 □ □ □ □ □ □──1945


●〈致 我的詩〉

你引我進入沒有路徑的林間,

我掉落的星星,我的黑暗的努力。

你是悲痛,謊言,一張貨單。

甚至──你不曾是安慰。

──1961


●〈無題〉

火熱的雙眼,相信我

你微笑有如維納斯之子

我求求你,不要欺騙我,

四月,第一天

──1963


●〈我的名字〉

它從不知名的地方來,

陰暗,聲稱韃靼人。

它扎一支針在我細胞裡,

這名字是因這個名字是麻煩。

──1962


●〈無題〉

悠游於金色陰霾中,

天鵝般,聲名顯在。

一如你,愛,你恆存──

恆存於我的絕望中。

──1962


●〈無題〉

陪伴的不是愛人的七弦琴,全然不是,

我四處走動,吸引一些人群。

有麻瘋病人的嘎嘎聲

我手中持續大聲歌唱。

──1964


●〈無題〉

在那兒沒需要什麼,我像孩子般行走,

我的影子隨侍左右就像我渴愛的朋友。

風從一個樹林吹拂出來吹到野外,

而我的腳站在墳墓邊緣。

──1964


●〈作為後記〉

那兒他們發明夢而且使之變成花,

他們並沒有多餘到可發送到各地,

我們看到同一個,是的,但它內部

有量能,就當春天對大地一擊。

──1965


  訊息公告
當老外說 How about that,不是問你覺得怎麼樣
How是我們最熟悉的字,很多人第一句學的英文就是�粀ow are you�苤A但很多像How so/how come/How about that這些和how相關的句子,大家也許不太清楚如何應對,今天來看看how。How about that!How about是一個疑問句的開頭,經常用來給人建議。

《捍衛戰士:獨行俠》三十年前的老式英雄還能玩出一片好評
三十多年後,《捍衛戰士》的續集《捍衛戰士:獨行俠》出來了,而且超好評,看完之後,只能說真的是精彩有趣又感動,喜歡第一集會非常有感;對第一集只是有印象或沒特別喜歡,仍然會看到一部出色的娛樂大片;完全沒看過第一集,還是可以看打折之後依舊好看的好電影。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