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8日 星期日

【2021第18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組首獎】黃詩詠/種雞(下)

聯副電子報
【哈佛商業評論電子報】包含領導、創新、策略、管理等四大領域精彩內容。歡迎訂閱,與世界一流的管理接軌! 【寂天日語學習充電報】提供日常生活中的會話表現,並收錄最實用、最豐富內容,讓你輕鬆脫口說日語!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8/09 第7134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2021第18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組首獎】黃詩詠/種雞(下)
【小詩房】方群/微恙四則
【七步微論集】黃克全/巴金的悲劇
【瘟疫蔓延時】陳偉哲/店面

  今日文選

【2021第18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組首獎】黃詩詠/種雞(下)
黃詩詠(板橋高中二年級)/聯合報
圖/阿尼默

5.

這間雞場,把牠們和我關在一起。

木仔這幾天新來,做我的工作,一樁生意,貪的不只是蠅頭小利。我常常沒事,看著雞棚內枯死掉的草堆、上面的雞屎發呆。

「其實也看不出顏色,剛剛死還是昨天死。」

阿好說:「你怎麼突然說這些?」他蹲下來,把零食遞給我。

我半張著嘴,又閉上。想到木仔在我旁邊吃雞肉,會配菜,加七彩繽紛的東西,像毒蘑菇,阿好每天吃,會不會中毒。木仔給我夾菜。阿好把菜夾掉,說不要嚇到我。我怎麼會嚇到,阿好是想吃毒蘑菇。木仔又摸我,說給我買藥,藥也是彩色。阿好把我抱起來,離他很遠。後來晚上我溜出去,看到木仔顧雞還偷吃。

雞屎好髒,我不想在髒東西面前跟阿好說這些,所以不管阿好講三小,我都無聊,低頭把阿好手上的東西吃了,味道苦,跟平常差很多。

沉沉的腳爪麻了,我撲騰了一下翅膀,風擋不住,空隙,摔跤呈兩爪朝天狀。

阿好說:「你走慢一點。」

他把我兩隻腳倒拎起來,搖晃中,長繭的手混光打到我的身體,用牙齒咬翅膀尾端,我掙扎,頭點了又抬到脖頸骨上,周而復始,我的嘴喙是剪刀,剪得他眼尾生疼。

阿好鬆開手,我張開翅膀,揮得發了聲響,碰到地板時,全身麻了,趴。

阿好說:「老爸讓我回去做電腦。」

風扇在夏天運轉轟鳴,一直炸耳朵。有一瞬間,似乎鐵絲緩慢擦過身上雞皮疙瘩,心裡也一下全麻了。

6.

我討厭吃藥,阿好也聽我的,說藥只有鎮定功能。沒想到阿好騙人,把藥混到零食,我吃了無法動,好難受。

阿好想把我丟到白色的建築,裡面的鬼披著人皮,常常賣死貴的東西,一顆藥是三年五年十年的薪水,好多類別,永遠買不完,方圓十里也沒有同類。阿好身邊有白袍漂亮女鬼,鬼胡亂看我一陣,末了說是心理問題,鬼還推銷藥,彎了唇說成功率高。跟成不成功有什麼關係,我又不是去做生意。我叫女鬼跟我一起吃,結果阿好配水吃下,又給我一顆。我才不吃,可是阿好說吃完就回去。

7.

我哄母雞一起蹺掉健康晚操,坐在外邊的叢草堆上,屁股很癢。

「不是,盤腿是這樣做的。」

母雞愣,隨後怒了,站立的跤爪交疊更緊,大聲狡辯:「我把腿交叉啦。」

我昂首說:「哼,你別想去外面玩了,連這個都不會。」

突然一片黑暗傾倒。

「你今天下了幾顆蛋?」阿好的聲音,他撐傘,靠近我。

母雞低下頭,縮起脖子。

看到草皮上一雙鞋,我立馬轉圈圈,發覺母雞翅膀顫抖。

我扭過頭說:「對,怎麼沒下蛋就跑出來了,該交的交上來。」

母雞抖得更厲害了,砰地屁股坐到草地。

我撇撇嘴說:「今天就先放過你,下次要啊。」

我抬頭,看阿好,發現他好高。烏雲越來越重,下起毛蟲雨,打在傘上。

阿好盯著我說:「你下蛋了嗎?」

臉刷一下紅,我粗聲粗氣地說:「沒有嗯,身子不太舒服。」

阿好說:「翻過來,我檢查。」

我退了幾步,發現雨傘還在頭上。色厲內荏地對趴在一旁裝睡的母雞說:「老闆他親戚想看另一邊,還不快翻。」爪子拍了拍母雞的頭。

母雞的頭往土裡鑽,翹起。我意識到,趕緊閉上眼睛。

阿好說:「你看看自己。」

一雙漆黑的手,帶著涼意,把我翻了過來。

我想起還是人的時候,抱著那隻母雞準備量體重,他猛拍翅膀,急欲掙脫。老闆和阿好摁雞的景象,屋頂漏水,蛋永遠孵不出來,我叫阿好教我寫國字,手一下沒控制好力道,我低下頭,液體沾到黑褲上黏糊糊,像鬼往上爬,看不出來。我去沖冷水,怕他發現,水流過身體也變髒了。後來,連一顆蛋都沒有下。

8.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雞棚內的水泥地,鐵門旁的階梯式電塔架吊著一台音箱喇叭,直行二十八隻,橫列六十九隻,張牙舞爪,伸腿骨,摩擦翅膀兒,伸展雞肉。

操。

一隻從上禮拜開始做運動時愛搶拍回喊三四的母雞轉頭對我說:「嘿!聽說,外面都是人。」

我不知道怎麼回就笑,發出咯咯聲。

母雞大汗淋漓,竟還有閒工夫叫:「唉呀!這裡有什麼是真的呢?陽光是假的,人造!玉米是假的,基改!」

我換了聲音,嘰嘰喳喳。

母雞伏地挺身,可惜肚子胖拖及地,腳太細。摔倒了,還想聊天。牠一拍腦袋,一蹬腿:「天啊!該不會雞也是假的?」

我故意說:「鄉巴雞異想天開。」

母雞瞪圓眼,肚子脹大,生氣。

我們互瞪。

一二,之後艱難的三。音箱被某個人類按下發出一聲喀,暫停。

全雞僵硬。

阿好說:「休息一下。最後一行最左邊最靠近鄉巴雞的過來一下。」

我挪開爪子,飛奔朝那個人類。阿好把我拖往鐵門前,又按了音箱,漏出大大聲的四,全雞繼續剛才的動作。

阿好在門前停下腳步,他說:「七月颱風,雞棚可能停電。」

我托著最近漸胖的腮幫子,歪頭看了一會緊閉的鐵門,撬不掉,生鏽了紅又臭臭。決定跟阿好一起出去。

阿好說:「那你以後……」他話還沒說完,突然露出一言難盡的神色。

鑰匙不見了。

他又摸了摸口袋,我建議他連內褲也要檢查。他試探性推了門,絲毫未動。他用身體撞鐵門,我被噪音嚇到。

咚咚咚咚 ,一二三四。

他的身體頻率好像做操,於是我發出三四一二搶拍開始撞門。不小心撞到阿好,他就暈倒了。

我對之前跟我搭訕的那隻母雞描述了整件事。任我怎麼說,牠只偏頭咯咯笑。

停電的時候,音箱還在叫,一片漆黑,其他聲音也是黑色,我聽不懂,除了音箱,外頭暴雨淅瀝。我擋在阿好前面,一二三四,其他雞踩我,拳打腳踢。

阿好身體動了動,我無法呼吸,他聲音好模糊,為了讓他知道我還活著,我對他喊:「一二。」他很久之後說:「三四。」像斷斷續續的音訊。

熬得久,燈光咋咋地回來,一片狼藉,很多雞被踩死了。我的右腳爪斷裂,頭還在。

門仍然沒開。

阿好盯著我,像盯著死去的昨日。

幾隻雞圍過來,母雞叫我抽鬼牌,爪緊握三張卡片,背後印章油紅梅花,有股廉價塑膠味,周圍發出起鬨,抽到鬼牌的晚上要玩大地主,把自己下的蛋大放送。阿好專注用爪摸過一顆顆石頭。

「你手上每張都是鬼牌。」

「哪有,你們得先抽抽看。」

「我看到了。」

「你們得抽才公平,大家都抽了。」

母雞好整以暇地一屁股坐著,其他雞環繞在側。剪了喙,地位財富鬥爭還在。母雞控訴:「老闆一天要我七次。」我撲上去,母雞反應大滾到一邊,阿好拿石頭砸牠的肚子,出乎意料地沒掙扎就死了,血慢慢流出,其他雞早散了。我摸了摸地上的牌。

我一跛一跛地走,一半的翅膀握著自己斷掉的右爪,不到一步就摔,走路像登天好難。阿好抱起我,往雞群生蛋的方向走,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光矇矓地照到阿好臉上,穿透他的眼珠,塌陷的鼻梁,斷掉的嘴喙切口呈嫩紅色,似新生的色澤,跤爪踩地,翅膀貼住我,身體鵝黃毛茸茸。

雞還在哼哼輕輕叫。阿好喃喃地說走了,我開始哼哼輕輕笑。

緩緩地擠進雞群裡,呼吸時和他的聲音、他的臉孔一起埋沒,在這樣的雞蛋工廠。

不見天光,四處張望。

9.

我今天到水槽喝水時,想起阿好說有一批新貨來了。

水讓我喝醉了,就像從前在黑暗中聽他的聲音,不懂裝懂。

阿好跟我說走了。

我繼續不知晨昏地呼呼大睡,反正阿好明天會叫我起床做早操。

最近被新來的許多公雞壓醒,呼吸艱難,一下又一下,交配期到了。外面落了雨,滴滴答答,音箱好像壞掉了,不再發出任何聲響。

(下) □

●決審記錄刊於聯副部落格http://blog.udn.com/lianfuplay


【小詩房】方群/微恙四則
方群/聯合報

●過敏

針對特殊品種

難以言喻的制約反應


藥物無法治療

距離可以痊癒


●感冒

模糊影像入侵

耳膜不自主拒絕共鳴


冷熱在腦部對抗

意識無條件投降


●頭昏

虛擬的意志沒有重心

構詞傾覆現實


像一群迷途候鳥的飛行

理想速度歸零


●抽筋

浮淺的肌肉糾結

錯亂意志無法聯結


行走時空縫隙

總是這樣的無預警偷襲


【七步微論集】黃克全/巴金的悲劇
黃克全/聯合報
相對於佛教的懺罪法、基督教的罪之救贖,中國人對愧恥其實也有一套自成體系的心性論。唐君毅《中國人文精神之發展》一書特闢兩個章節來闡述此一題旨。

不妨說,華夏民族缺欠諸如西教或佛教的懺悔意識,或並不表示孰優孰劣,我們另有一套安身立命之道,其中普遍為吾人接受者,是為思孟之心性系統。這個系統上承孔子,揀擇其部分心性論,再結合中庸易傳,下及宋明儒,走的是「以理言性」的先驗超越論,得以建立起一道德實踐的可能依據,並成為儒家以及中國人心性論的主流。儒家雖主性善,具良知良能,但亦以人有一苦罪;這一苦罪,大體上,是以「人格缺坎」的觀點去看待之的。換言之,即僅視苦罪為人之善性之未能實踐,而並不承認苦罪為人之本體所原有。這點基本認知,便判異於基督教和佛教。但也因為既不以苦罪為吾人之所原有,便相對地,對治此苦罪之悲悔、懺痛即不能一如基督教和佛教心靈那樣既深且劇。而我們面對這種或說苦罪,或說缺陷之際,又如何消弭、挽救呢?儒家的方法論即行「反求諸己」之教,藉以在一己內心求精神上的自我大赦。即儒家深信人人具有一超越罪苦之良知仁性,此良知仁性如未能充足於人格,如有缺陷,則愧恥心便滋然而生。故儒家有這份慚恧羞恥的憂患的心,但並不如何惶懼。儒家秉具有一份自信,深信人之良知使各人皆可藉「反求諸己」來自我赦免。

唐君毅《中國人文精神之發展》書中〈論精神上的大赦〉一文發表於《民主評論》1955年2月分,在同年同月的,隔岸的巴金出席了中國作家協會上海分會理事擴大會,傳達了中國作協主席團會議關於批判胡風文藝思想的決定。真正的鬥爭尚未展開,但唐君毅竟預知了日後的悲劇,他看出中國知識分子日漸失去反求諸己的能力及精神,卻將過錯轉而責求他人,即變本加厲斲喪了中國傳統社會中那以理性內用,「反求諸己」、「責己不責人」的精神文化命脈。


【瘟疫蔓延時】陳偉哲/店面
陳偉哲/聯合報
陳偉哲/攝影
小店在島上展開一戶人家謀生的努力,替該地增添了一篇生活求存的故事。從打烊到準時營業的店承載滿滿的生命跡象:看到老店我常常會問它如何歷經時間與白蟻的錘鍊喘到今時今日,遇見新店我則會邊探頭邊猜店門裡銷售的寶物一般遊戲起來。交易造就流動,金錢因此裝上了巨大食物鏈。可如今疫情肆虐,客人潮不復存在。市鎮像服下瀉藥把群眾與喧囂全排向更值得熱鬧的夢境裡去。人情味半死,寒暄全凝固,冷清已成為空氣的代名詞,生意開始患上結業的倒數計時。

活了三十年,我難得碰上電影內某城戰後頹廢的橋段真實地發生眼前。難以置信之餘一家家老字號毫無起色地宣布停業不時令更多常客噓唏不已。它們悄然在人類短暫的忘卻走散,像花粉離開花蕊之後命運注定它的下落,那些杳無音訊的在植物科裡結成了遺憾,待枯萎時呈現瑟瑟的互動。想起來,病毒是高酒精度的消毒液,我們用來消除外來的病菌,現實卻用來抹去我們喜歡的東西,包括一些疫情擴散前常去的老店,邂逅的來日沒有日期願意咬定。


  訊息公告
55歲就財富自由!阮慕驊:先搞懂有錢人的生財方式
知名資深財經節目主持人阮慕驊40歲起辭掉穩定收入的平面媒體工作者,成為電視、廣播界最早的斜桿工作者。如今才55歲,就已財富自由!有錢人通常是靠資本利得有錢的,資本利得主要來自於土地、房產和股票,房地產是時間財,股票是機會財,善用這兩種財的工具,就能財上生財,財源廣進。

東奧選手要簽生死狀 英文用waiver還是disclaimer?
國際奧委會(簡稱IOC)堅持不停辦東京奧運,更於今年5月底在日內瓦召開的運動員協調會議中,提出參賽運動員有義務簽署等同「生死狀」的免責切結書,立即引發軒然大波與撻伐。IOC讓參賽者簽屬免責切結書(sign a waiver),這裡的「免責聲明」使用waiver而非disclaimer。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