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4日 星期一

【時光幻燈片】釋常燈/沒有預備備起就開始


【bobo小天才.輕鬆玩教養】針對家長頭痛的學齡前教養問題開闢解決方案,讓家長輕鬆地教導孩子。 【會計研究月刊電子報】為您建立以簡馭繁的思考邏輯,解讀會計、財務、金融等趨勢走向,掌握財經專業脈動!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1/05 第4856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時光幻燈片】釋常燈/沒有預備備起就開始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練習說再見
【話題徵文:幸運小物】吳浩瑋/不見
 
 
 
心情札記
 
【時光幻燈片】釋常燈/沒有預備備起就開始
釋常燈/聯合報

出家前的我像一只風箏

這是出家前的我與出家後的我,再度與父親相遇的故事。

出家前的我像一只風箏,任性爛漫地飄蕩空中,但始終沒有飛得過高而遺忘了拉著線的那雙手,也沒有毅然斷了線地去流浪;因為,風箏線的彼端,緊緊繫著的是我親愛的老爸。

父親生病十多年,從能夠自由行動到最後洗腎、失智、因氣切而長期住院,我們的家庭生活隨著他的狀態不停地「隨遇而安」。照護過程所承受的困境與身心上的苦,和一般有重症病患的家庭沒有兩樣,只是所有經歷的時光,彷若有佛菩薩灑下甘露,熠熠生輝。

從父親失智呈現的狀態裡,我們看見他曾經的愁憂悲喜與掛念,這讓我們有機會陪伴父親一起經歷那段日子。我感恩他給予的時光,讓我能以愛回報,儘管不免有辛苦、難過的時候,但家庭氣氛始終是凝聚而開朗的。

接下來我所要說的故事,百分之八十的內容是在十年前尚未出家時寫的,記載了照顧父親的趣事與我的內心戲。這些原本只是自己的手札,但好友看過後覺得有趣、深富意義,鼓勵我投稿,認為刊出後或許可以緩解一些長照家庭的壓力。

另外百分之二十的內容,是以出家十年後的我,來回應當時的事件。對照當年情感豐富和文字直接的我,和現在的法師身分是不協調的,但我並不想改掉那些語氣,希望以原貌展現當時的景況,讓兩個不同時空的自己,展開一場生命對話。

我何其有幸下對了決定

已經記不清楚多少次,父親病危送醫或是從普通病房轉進加護病房,是由我來簽署醫療決策同意書和病危通知單的;這個乍見生命實相的過程,逼迫著我體驗無常,並且快速成長。現在回想起來,是我此生收到最貴重的禮物。

我出生太晚,懂事太慢,總覺得沒有足夠的時間邀請摯愛的父親一起經歷生命,並以成熟的大人之姿來孝養他。所幸,雖然一次次地停下準備起飛的腳步,在親情與自我實現中來回拉扯,躊躇地修正目標,最終我依然選擇全然地放下自己,好好陪伴父親;當時年少智慧不開,何其幸運下對了決定,不論過程做得好或不好,至少沒有讓彼此留下遺憾。

我永遠無法忘記,第一次接到醫師告知父親可能熬不過明天,要家屬做準備的深夜,媽媽和妹妹在醫院守護著父親,而我負責去做「準備」--天未亮的清晨,獨自到了一家有喪葬服務的寺院,看著一口口棺材和往生者遺照,荒涼陰森的氛圍籠罩著無助的自己。

我沒有進去詢問,反而走回街上,悲從中來地痛哭,心中有好多的為什麼與不知所措:「我這麼年輕,怎麼知道如何辦喪事呢?有誰在我的年紀要突然地面對這些事?不能讓媽媽擔心,但也不願父親落得如此荒涼的樣子啊。」就這麼哭了一陣子,我冷靜下來,回到醫院,相信父親不會這樣丟下我們。在醫院佛堂誠懇禱告,祈求佛菩薩給我力量,義工見我哭成淚人兒,送來一瓶大悲水和幾本小冊子。

細讀之後,開啟了我的一份信念,就在此時,父女連心,老爸似乎感受到我對他的信任,勇敢地、慢慢地恢復生命跡象。餘下的日子裡,我決定用佛教的臨終觀念來陪伴父親,認為唯有這方法才是我能盡的孝道。而我自己也要練習如何迎接最終的時刻,好讓父親安穩放心地面對人生最後一件大事。

常燈現在想

佛法的教導裡,一切事物皆由甚深的因緣起承轉合。我是幸福的,陪伴父親走過暮年歲月,也重新看見自己生命的價值。每個人來到世界上,都有其責任和義務,這是生命價值的內涵,實踐的過程裡便創造了生命價值。

何不思考一個問題:倘若今天就是生命的最後一天,當反問自己,「我此生的生命價值是什麼?」你會怎麼回答呢?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練習說再見
上田莉棋/聯合報
2020年,我們告別的人、事、物不計其數,有的可能本來就會在時代洪流、物換星移中自然更迭,但在疫情催化,又或是社會大環境等更上層的力量下,讓結束更顯傷感。

香港人大舉移民的高峰期是九○年代,上一波移民潮時,我年紀還小,但記得每年總有一、兩位同學中途輟學,離開香港。小孩子不懂為什麼同學要走?為什麼國外會比較好?那是一個網路還沒成形、仍沒普及的年代,小朋友不會動輒打昂貴的長途電話聊天(家人收到電話費單會氣死吧!)。早前我整理房間時,才翻出了當時和那些同學的書信;那是個仍會寫信的年代,只不過二十多年的光景,竟然已像阿公在想當年。

「你那邊天氣如何?」稚嫩的字體寫著日常鎖事;現在上網就能知道的資訊,當時也要來回半個地球,來信回信,差不多等一個月才收到回應。每封信的結尾總是那句「期待收到你的回信」,我彷彿能看見當年那個小朋友初到陌生的環境,在語言還沒通的情況下,渴望著遠方朋友捎來的一封回信,是比糖果還要甜、還要重要的精神食糧。然後在各自的生活和成長中,這些朋友不再有聯絡了。縱使長大後又加回了臉書,但因中間欠缺共同回憶或話題,也不好意思深談。

光過去一年,我認識的朋友、職場上同圈子的人,舉家離開香港、移民的就很多,人數恐怕比我小時候離開的同學還多。更甚的是,香港因為疫情有「限聚令」,不能超過指定人數聚集;餐廳也有「限桌令」,不能超過指定人數同桌。要保持社交距離下,家中有小朋友、長輩的人,也不便招呼外人到家裡一聚。更別說有些朋友真的感到留不下去了,匆匆忙忙地賣房子、辭掉工作,為孩子在異國找學校,移民手續忙不過來,連見面短聚也沒能安排就飛走。也有些朋友成為太空人家庭,一個和小孩先去彼方安頓、找學校,另一個留在原居地工作賺錢。

和這些移民的朋友,我往往親口說聲再見的機會都沒有,但現在有網路,至少能看到朋友的近照。「你那邊天氣如何?」訊息在零點幾秒已環遊世界。有時候會忘了朋友已不在香港這件事,有種似遠還近的錯覺。

去年的耶誕節,我與大學社團的朋友們多了一種新聚會:在網路上相約開耶誕派對。聽起來容易,但我們這群人分別身處香港、台灣、澳洲、英國、加拿大,要約個克服時差的時間真不容易。人生本來就各有選擇,走在不同路上,還能虛擬乾杯,祝福新年美好,已不簡單;只是,以前一瓶酒一堆人分享,現在各人在家開一瓶,再好的酒,味道都不能比擬。

【話題徵文:幸運小物】吳浩瑋/不見
吳浩瑋/聯合報
說起來這不是一種幸運。

跟月老求的紅線自始至終躺在我的皮夾裡,好好的,好到讓我懷疑人生。這也是我頭一次因為「東西沒有不見」而心生一種「有東西不見了」般的凌亂與駁雜——不對,是真的不見了吧?我的愛情。

我的愛情不見了,從來不見。上次見到最像愛情的東西是打了七折鮮食促的溏心蛋飯糰,但愛情顯然不那麼容易攝取或消化。比如夜裡,打開交友軟體後湧進眼角的十幾則訊息,十幾種等待需要回應,十幾份寂寞的靈魂需要照顧。望著空白發冷的對話框,我明白最溫暖的才不是誰的肋骨,而是被窩。

終於在十一月底,我的紅線不見了。雖然嚴格來說,是我整個皮夾都掉了。

原來愛情的代價是一張千元鈔、光點會員卡跟學生證嗎?記得月老曾通過聖筊答允我,要在二十歲以前賜我一個戀人,意識到愛情步步逼近,簡直開心到十二月都不冷了。

不過生活畢竟殘酷,一個禮拜後,我的皮夾被一位好心人士送回學校。藍色皮革上有被什麼東西來回輾過的痕跡,會員卡跟學生證血肉模糊,幸好我早已掛失。

但仔細一看才發現,一千塊不見了,而紅線還在。

 
 
 
訊息公告
 
 
 
 
疫情危機 化身6成企業「轉」機
IBM日前針對全球高階主管的一項最新調查表示,近60%的受訪機構表示受疫情影響,已加快其數位轉型的步調。過去企業公認的數位轉型傳統障礙,例如:技術不成熟和員工對變革的抗拒,已消失不見。事實上,66%的受訪者表示,已順利完成以前曾受阻的數位轉型計畫。

傷人的話別打出來!防網路霸凌 利用Kindly找出不當用辭
電腦、手機這樣的媒介已然深植於生活,不如就好好善用它!藉由資訊承載工具裡AI的幫助,能強化對於霸凌行為的敏感度,甫獲時代雜誌選為年度風雲兒童拉奧(Gitanjali Rao),研發了名為Kindly的網路服務,能偵測溝通中產生的網路霸凌訊息。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