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2日 星期二

紐約時報新視界:阿富汗女性 水中享自由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幸福講義 標竿集:出席
世界講義 紐約時報新視界:阿富汗女性 水中享自由
2021/01/13 第1361期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標竿集:出席
文/沙子

唯有出席,才能在與生命告別時,說一句「無憾了」

這半年,我騰空「出席」各種事:家人聚首的晚飯,摯友邀約,一杯茶時光,一盞燈的凝思靜坐⋯⋯我想,用心,不枉過一段歲月。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缺席了家的各種事,人情的各種事。這是有正常理由的─我在出席另一件重要的事,我的學業,我的夢想。於是,我與許多海外學子一樣,告別了溫柔的暖鄉,一步一步走在新奇的異地赤土上尋夢。無可否認那是一種追尋自由的幸福,但也付出了沉重代價─與家人少去了同盞共飲的歲月,和曾經情同手足的友儕說句「有緣再會」而知後會無期,和那個你土生土長的地方的一切連繫告別。

五年驟然飛逝,我不再是無憂無慮的小孩了,名為「大人」的階段,焦急地向我招手,要我馬上踏進名為「社會」的蒼鬱世界。自此,我的時間分秒流走,在「大人」的責任躊躇之間,慢慢失去了「出席」的機會。

「出席」是什麼?又為什麼重要?張曉風於︿我在﹀一文�塈漶u出席」形容得很好:「我在,意思是說我出席了,在生命的大教室�堙C」人的一生,是無數的相識離別組成,與人,與事,與我們所重的事業、感情、夢想,但最根本的一場相遇,是與生命本身。我們往往在成長過程中,忘了我們當初珍重的、生命無私寄予的那份人情。踏入社會,我首次有種驚悟:我,已不再「出席」自己的生命,而是徘徊於生命的教室以外,那個人們所謂的「現實」。於是,我給自己半載光陰,重拾「出席」生命的機會。唯有出席,才能在與生命告別時,說一句「無憾了」。

若有天,你發現你連出席生命本身的力氣也沒有了,願你有勇氣省思,從頭與生命說聲「我在」。

 
紐約時報新視界:阿富汗女性 水中享自由
圖說:地下室游泳池是阿富汗女性的可貴避難所(照片/紐約時報提供)
文/Fatima Faizi and Thomas Gibbons-Neff;呂玉嬋節譯、紐約時報

游泳池成為心靈避難所

當賽伊迪在游泳池�堮氶A她聽不到城市的喧囂,也不會想起頻繁發生的自殺式炸彈攻擊或塔利班的襲擊。當她在水中移動時,注意力只集中在呼吸上。對於二十六歲的她而言,游泳池是一個避難所,是她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中得以喘息的天堂。

近二十年來,喀布爾在政治方面逐漸開放,但社會仍然浸淫在保守的阿富汗文化中。女性地位極低,或者無人重視,或者受到壓迫。

賽伊迪說,在喀布爾,女人哪�堻ㄓㄞ鄍h,但在游泳池,她不需要掩飾和假裝什麼。她就是她自己。

在阿富汗,游泳這項運動愈來愈受歡迎,不過嚴格來說,在這個內陸國家,游泳還是只有少數人從事的活動。

從一九九六年到二○○一年,塔利班統治阿富汗,遜尼派強硬派嚴格限制許多娛樂活動,更禁止婦女參加體育運動、從事大部分的工作,女性也沒有受教權。

二○○一年五月,在美國入侵的前幾個月,喀布爾的第一座游泳池開放了,自此以後,在人口近五百萬的喀布爾,陸續出現了二十三家公共和私人游泳池,不過只有兩家允許女性游泳。

阿姆游泳池位於喀布爾西部,部分歸紅十字會所有,它有一個奧林匹克標準大小的男子游泳池,而女子游泳池則有另一個入口,位於地下室,環境明顯更髒亂,面積也只有男子游泳池的三分之一。進入游泳池以前,手機必須鎖起來,因為游泳區嚴禁拍照。

除了以上不同之處,女子游泳池還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會費更貴。儘管如此,賽伊迪說,當她來到這�堙A就會忘記其他的一切,這�堨u有她和水,她感到很安全。

另一個女子專用游泳池是小型私人游泳池,於二○一九年開幕,以阿富汗王后索拉雅為名,她在一九二○年曾經公開大力為阿富汗女性爭取權利。

 
Copyright © 2007 講義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