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7日 星期日

紐約時報新視界:脫水的風險與迷思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幸福講義 三隻小貓給的禮物
世界講義 紐約時報新視界:脫水的風險與迷思
2020/12/28 第1353期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三隻小貓給的禮物
圖說:曾經害怕貓的我,兩年的時間就被這三隻小貓融化了(照片/新真提供)
文/新真

貓啊,是偷心高手

以前的我,很怕貓。童年時,我常在巷弄中遇到瘦骨嶙峋的野貓飢餓爭食,牠們兇猛好鬥的狠勁讓我懼怕。多年來我一直盡己所能和貓保持距離,若不幸與貓狹路相逢,我全身的雞皮疙瘩瞬間豎起,最後落荒而逃的十有八九是我,不是牠。

可是,我有個很愛貓的女兒。因為愛貓,女兒成為貓保母,每每在她的單簧管老師外出旅行之際,接下看顧三隻小貓的任務。

女兒年幼,依賴我接送她到老師家照料貓。最初,女兒一下車,我立即轉身離去,直到約定的時間才回來接女兒,和貓沒有任何接觸。後來,女兒出現拖延情況,為了等她,我發揮為母則強的精神,勉強進入屋內,與貓共處一室。

我故作鎮定與貓同處,可是內心的忐忑卻不言而喻,女兒一眼就看出我的恐懼,不解的問我:「貓這麼可愛,媽媽怎麼會這麼怕牠們?」哎,我也不知道。最初,我進到老師家連坐下都不敢,只敢站在角落,全身警戒,目光不時四搜,貓稍有動作,我就驚聲尖叫不斷。日子一久,我發現我怕牠們,牠們更怕我,常常被我的高分貝叫喊嚇得逃跑。牠們根本無意與我為敵。

在被迫與貓同處的零碎時刻,我漸漸發現貓和我想的不一樣,也漸漸習慣貓的同在。後來,牠們向我撒嬌,我也樂得享受牠們放鬆打呼嚕的快樂聲響。所有熟識我的人,包括我自己,沒有人想得到我會和貓快樂共處。

後來每隔幾個月,我陪女兒去看顧三隻小貓,心情就像見久未謀面的老朋友,看看牠們是否別來無恙。三隻小貓教了我許多事情。其中一件是貓是一種惹不得的動物。不管是你去惹牠,還是牠招惹你,最好都不要惹到貓,因為最後被俘擄的輸家永遠是你。不騙你,我就輸得很慘。我明知三隻小貓平日受盡呵護與寵愛,依然會掛念:牠們最近好不好?貓啊,是偷心高手。

表面看是三隻小貓改變了我對貓的印象,其實不然,是文字改變我與貓的關係。

一切的改變始於一則愛貓人士深夜餵養浪貓不幸喪生街頭的新聞。這樣的消息讓我訝異,愛媽明知道危險為什麼還要捨身去做?她自己的性命難道比不上浪貓?後來我又在文字中陸續讀到有人自己過著簡單的生活,卻從不遲疑的支付浪貓的飼料、醫療、TNVR(註)費用,並且為浪貓的存活條件四處奔走。或者賣房買房搬家,考慮的是如何給貓一個合適的家。

貓,值得他們付出這麼多?我不解。

後來,我讀到一位作家寫浪貓,作家細數群貓的性情脾氣事蹟,有的可愛有的可惡,常常讓我以為她描述的是人,而不是在說貓。在文字中,我看見貓不是只有萌死人不償命的超吸睛模樣,也不是只有飢腸轆轆搶食的兇狠樣貌,牠們和我們一樣,有個性有感情,也值得尊重、疼惜與憐愛。

文字,就這樣翻轉了我對貓的印象。

後來,這三隻小貓用兩年的時間融化我,教我發現貓親人、可愛的一面,扭轉了我後半輩子與毛孩子的關係。這是三隻小貓送給我的珍貴禮物。

註:TNVR是指誘捕(Trap)、絕育(Neuter)、注射疫苗(Vaccinate)以及回置(Return),為一種以人道方式處理流浪貓犬問題所採取的手段之一。

 
紐約時報新視界:脫水的風險與迷思
文/Jane E. Brody;呂玉嬋節譯、紐約時報

教你正確喝水

老實說,身為健康專欄作家,我偶爾也忘了遵守自己提出的建議,直到承受了苦果,才想起當初建議的理由。

長久以來,我總是鼓勵讀者攝取足夠的水分,也許一餐要配上一杯水,兩餐之間再喝一杯或兩杯。白開水最好,但無糖咖啡或茶也無妨。

不久前我上館子用餐。餐前,我忙了一整天,總計走了八公里,游泳四十分鐘,還去博物館逛了九十分鐘。奇怪的是,用餐期間我只喝了半杯水。

當天夜晚,我時而睡著,時而醒來。隔天起床後,我覺得很疲倦,那天又走了很長的路,還去游泳和騎單車。之後,我覺得渴死了,一口氣灌下兩百五十cc的水,然後又生龍活虎起來。

很多美國人隨身帶著水,而像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這些飲料公司,也讓你相信喝他們的飲料可以提昇日常生活的品質。一般健康的人其實很少會嚴重脫水。沒錯,是有例外,老年人、運動員和嚴重腹瀉的嬰幼兒都是脫水的危險群。

水是身體最重要的物質,一個月不吃東西可能不會死,但七天不喝水就沒命了。成年人的體重大約有百分之五十五是水。

沒有水,細胞無法發揮功能,複雜的身體組織會確保我們在各種情況保有所需的水。在大多的情況下,口渴是需要補水的可靠訊號,但顏色深的尿液不一定代表脫水了,蘆筍與黑莓等食物會改變尿液顏色。

另一個常見的迷思是:為了讓肌膚保水,避免皺紋,一天要喝八杯水,皮膚才會發亮。如果體內水分已經充足,喝再多的水也不會改善膚況。

但足夠的水分確實能夠防止腎結石,亦有證據顯示,多喝水能改善便祕及運動引發的氣喘,甚至可能預防血管疾病。

水對人體極為重要,但少有專業研究探索我們在什麼狀況下到底需要多少水分。北卡羅萊納大學營養學教授波普金承認,科學界尚未真正明白水分如何影響健康,甚至不明白水分攝取對於慢性疾病的影響。

波普金教授直言,幾乎所有關於水分的研究經費都來自企業贊助,而這些企業販售各式各樣的飲料,包括瓶裝水在內。另外,這些研究大多把重心放在某一特定的器官上,比如腎臟和肺臟,還沒有專家徹底研究水分對於身體組織的影響。

一天需要喝多少水?這要看你的體重、活動量與進食內容而定,你所居住的環境也是影響因素。

美國國家科學院醫學研究所指出,新生兒一日應該攝取七百毫升的水分,而哺乳的婦女一天最好飲用三點八公升的水。醫學研究所強調,個人所需不同,未攝取到建議標準不表示你就會脫水。

醫學研究所也說,各種水分都計算在內,包括茶、咖啡、汽水、飲用水,以及蔬果、湯品�媕Y的水分。根據研究所的估計,食物中的水分占了一般人百分之二十的水分攝取量。

雖然醫學研究所將果汁、汽水列入水分攝取來源,但幾十年來,這些含有大量糖分的飲料已經構成嚴重的營養問題。根據波普金教授與同仁的報告,美國人每日所攝取的含糖飲料,在一九八九年為二點三公升,到了二○○二年,則增加到將近三公升。研究顯示,從飲料攝取額外熱量的人,並不會相對減少食物的攝取量,導致美國人的腰圍快速膨脹。

當然,運動員需要喝大量的水,尤其是劇烈運動和高溫環境導致大量排汗之時。但過量補充水分也有風險。馬拉松等運動選手,如果在短時間內喝下超過腎臟負荷的水分,恐怕會導致血鈉過少,輕者昏迷,重者可能不治身亡。

補水不足對身體也有所傷害,脫水對專注力、反應力、記憶、情緒……等各方面都有負面影響,也可能導致頭痛、疲倦和焦慮。

波普金教授指出,老年人,尤其是體虛的老年人,最容易補水不足。由於年長,大腦無法適時發出口渴訊號,加上許多老人家嫌如廁麻煩,經常刻意減少喝水量。

 
Copyright © 2007 講義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