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0日 星期四

【生活進行式】徐正雄/我在急診室當志工


【人類智庫健康生活週報】提供中醫養生智慧,及最新、最實用的養生健康知識,和你一起呵護全家人的健康! 【聯合文學電子報】提供聯合文學優秀作家群:蔣勳、郝譽翔、成英姝、廖鴻基等的精彩文字,讓你一次展讀!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12/11 第4840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生活進行式】徐正雄/我在急診室當志工
【青春名人堂】吳毅平/貓皇駕到
【話題徵文:經驗的養分】林華勁/美好的事情會慢慢發生
 
 
 
心情札記
 
【生活進行式】徐正雄/我在急診室當志工
文/徐正雄/聯合報

新手上路,請多包涵

雖然我已當過很多不同種類的志工,但我從來沒有考慮過去醫院當志工:一來,我害怕血腥場面,不喜看到生離死別;二來,我有低血壓和暈眩的問題,萬一當到一半忽然昏倒,助人變病人,反成累贅。然而,今年五月三十日下午,我將生病的父親送到急診,看著他昏迷不醒的模樣,一向獨立堅強的我,竟也茫然起來,渴望有人安慰與協助,尤其當晚父親永遠地離去,更教我不知所措。

幸好,有醫護人員貼心相助,讓我漸漸回神,站穩腳步,把事情一一處理完畢。因著這個原因,我決定到醫院急診室當志工。不過,親友得知後都投反對票--新冠肺炎病毒陰影尚在,急診聽起來也很不輕鬆,加上我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可是,我覺得身體不好更應該去當志工,生命的長度無法控制,要把握時間回饋世界,免得將來沒有機會。

面試時,數十位新加入的志工唯有我選急診,不是膽子比較大,是我對這個工作了解太少。八月初開始實習,才知一切和我想像的差很多。本以為只要站在那裡指引迷途家屬,或協助行動不便的病患,誰知除了上述工作,還要量耳溫、血壓、血氧、幫病人掛手牌、領藥……

記得醫院量血壓都是請病人將手伸進機器,按個鈕就好。我們急診量血壓卻是由志工用一大塊魔鬼氈綑在病人手臂上--光是這個動作,我就被負責帶領的資深志工糾正無數次,因為沒有綁緊,血壓會量不準。還有耳溫槍,以前當警衛時也曾幫人量過體溫,都是用「額」溫槍,隔空射擊,無須和人有肢體接觸,但「耳」溫槍不同,必須確實將槍頭放入耳蝸內才能量得精準,否則誤差很大!因為生疏,不敢將耳溫槍放到正確位置,尤其遇到長髮遮住耳朵的女生更是害羞,結果也是不斷被資深志工打「槍」。

再說識別身分的手牌,掛上前要先確認病患的「名字」和「生日」,以免冒名頂替或錯識,我有老花,識字吃力,某次看到一位滿頭花髮的阿姨居然跟我同年,讓我當場愣在那裡--病的摧殘真可怕。由於必須接觸病患手腕,掛手牌又有點類似戴手錶,動作比較細膩繁複,身為農夫粗手粗腳的我,每次都在發抖中完成,有時太緊張,把病患的手腕勒得過緊,只得立刻道歉,並告知新手上路,請多包涵。

看似微不足道,卻舉足輕重

我值的是假日急診志工,而假日醫院休診,所有志工也都休息,整棟醫院唯我一個志工,偏偏病人都湧入急診,各種疑難雜症皆有:被下藥的、被家暴的、驗親子鑑定的、全身是血的、快斷氣的……警察和消防是常客,沒有其他志工可以求援,護理師又自顧不暇,每次上線前壓力都很大,與其說自己是志工,似乎更像社會新聞記者。

這是一份需要心臟夠強、動作夠敏捷才能勝任的工作,偏偏我的舉止向來笨拙,難怪帶我的資深志工建議我轉到其他部門。但,我想給自己一個機會。但,當督導問我是否能適應時,我又回他:「我也不知道能做到何時。」

每次上線都以為急診會遇到的狀況大概就是如此,再沒有驚訝了,結果下次來又是另一番震撼教育,每次都有新的挑戰,病人果真百百款。

如今,三個月的實習即將結束,不斷詢問自己是否要繼續下去?想了千百種正當理由可以離職,例如暈眩、胃潰瘍……可奇怪的很,只要一換上志工服,我的病就全都好了。

閒暇時,胡思亂想,常覺得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但是護理師一忙起來,我就變得很重要。有時病人對路過的護理師哀求一杯水卻不可得,他們不知護理師的忙碌,這時我就可以派上用場。又或者很多病患覺得等待過久,又不知向誰訴說,不支薪水、立場中立的我,就能理直氣壯地走進診間幫病患詢問,或者默默接下他們的委屈。

急診室的時鐘,其實分成兩個世界。醫護的時間永遠不夠用,等待的患者則往往時間走得比現實還快,可能只過了十分鐘,卻覺得好像等了半小時。大概也只有志工才有那個美國時間去耐心地傾聽和解釋,只要三兩句話,便可能消弭患者和醫護之間的誤會,平衡急診間的氣氛。

看似微不足道,卻舉足輕重。我終於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價值,為了服務更多病人,生病的我也開始積極就醫、養身,希望能繼續這個志業。

【青春名人堂】吳毅平/貓皇駕到
今日登場/吳毅平/聯合報
最近開始教小孩英文,一開始當然是從身邊隨處可見的事物學起。馬路上都是車,交通工具Taxi與Bus 就先教,這大概也是每個人從小就學會的單字吧。但我突然想起,一直要到二十多年長大後,出國旅行,才發現這兩個字還有其他意思。首先是搭上飛機後,看到前面椅背上寫了一堆安全須知,其中一條是,當飛機在起飛降落或繞行時,請收起餐桌。「繞行」用的動詞就是Taxi,這還算可以理解,計程車就是在路上繞來繞去的。

至於Bus,竟然也可當動詞用。在美國國家公園裡的自助餐廳,有些戶外座位上面貼著標示,說離開時請Bus the Table,收拾餐桌,「收拾」就是用Bus這個詞,我驚訝不已,而同行的美國友人說,這很平常啊,負責清理餐桌的工讀生就叫Busboy,跟Waiter服務生是不一樣的。在台灣,速食店與自助餐吃了幾十年,收拾了多少桌子,但還是不知道這個字,真是讓我重新體會「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句話。

那貓這個字呢?會有其他意思嗎?並沒有,絕對是獨一無二的。

字典查Dog這個字,除了狗之外,還能當動詞,意思是跟蹤、尾隨。Cat就是貓,沒有別的意思。如果你說曾在一些怪手等重機械上看到CAT這個標誌,他們還有出很耐摔的手機與工作靴,那其實是Caterpillar的縮寫,意思是毛毛蟲或履帶車輛。

中文裡也是如此,在電腦上用注音打「狗」這個字,會出現十四個同音字,但是打貓這個字,出現的就只有貓,正體與簡體的貓,沒有別的。這大概就像是在古代的「避名諱」吧,貓這個字不能有其他意思,也絕對不可以有同音字,

果然,貓皇無誤。

【話題徵文:經驗的養分】林華勁/美好的事情會慢慢發生
文/林華勁/聯合報
在大學最後一年,我參與了爵士音樂營。從未想過要認真投入音樂的我,因為營隊師資John Ruocco的一句話:「如果你熱愛一件事,而你的人生只有一次,為什麼不盡全力去做它呢?」而打開迄今未曾停步的爵士吉他探究之路。

在新竹就讀研究所的期間,即便課業壓力沉重,我還是固定每周到台北學習與演奏爵士樂。成為上班族後,其他人休養生息的時刻,是我另一個斜槓人生的開始。自己耗費時間鑽研的過程跌跌撞撞充滿挫敗,但也積累許多經驗與成長。

到了今天,我曾受邀在國內的爵士音樂節演出,成為兩廳院爵士音樂營的授課師資,也曾赴紐約與自己景仰的音樂家錄製專輯,算是這十多年的付出得到的回報吧!

我喜歡的一位音樂家曾言:「美好的事情會慢慢發生。」這話對於我來說,真是再適用不過了。

 
 
 
訊息公告
 
 
 
 
超跑滿街跑A到恐賠慘 超額保險我該保多少?
面對路上超跑滿街跑,倘若駕駛不慎與超跑發生事故,小損傷就至少幾十萬修理費起跳,大損傷則動輒數百萬元以上,當愈來愈多超跑在路上滿街跑,身為開車族的你,應該要買一張超額責任險以求自保,但是超額責任險我該買多少?

為老屋按下播放鍵 邱柏文玩轉空間
在擁有83年歷史的澡堂裡「泡書」,或在台北市精華地段改裝的日式宿舍裡,爬上屋頂看星星,在擁擠的灰色叢林夾縫中,擁有一整片藍天。打造這些空間的柏成設計創辦人邱柏文總是會問,如何讓空間再有趣一點,讓老屋再多一點可能性。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