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18日 星期三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 /磁功大師在巴黎


閱讀讓生活永遠不無聊。【大田編輯病】與喜歡閱讀的朋友結好緣,一同激盪出不同靈感,做出更多好書。 【橘世代電子報】為讀者提供面對人生下半場所需七個面向的資訊,為第二人生做足功課,活出精彩亮麗!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11/19 第4824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 /磁功大師在巴黎
【青春名人堂】劉冠吟/浴火重春
 
 
 
心情札記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 /磁功大師在巴黎
文/汪漢澄/聯合報

神人梅斯梅爾

迷信能夠在人類的社會盛行不衰,有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懂得與時俱進。比方說醫療的迷信,在古早時沒有什麼競爭,拜神啊,祈禱啊,作法啊,喝喝符水,吃吃礦石什麼的,古人不太會去懷疑。但是近代科學與醫學萌芽之後,醫療的迷信就比較難混一點,為了生存下去,有時候需要改變一下它的外貌--轉型成偽科學。

十八世紀後期的法國巴黎人心激昂,人們對科學尚未有根本的了解,但已經知道了牛頓(Isaac Newton)的重力,聽過了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的電力,親眼見到熱氣球中的神祕氣體有力量把人抬到高空,整個社會瀰漫著對科學的狂熱。時值1778年,一位奇人從奧地利來到了巴黎,名叫法蘭茲·安東·梅斯梅爾(Franz Anton Mesmer)。

梅斯梅爾醫師在維也納執業,自己發明了一套生命學說與醫療系統:人的生命與健康,依賴來自於星辰的「磁力流」,磁力流透過我們身體數以千計的管道流通周身。他把這種人體中的磁力稱為「動物磁」(animal magnetism),以別於磁鐵所發出的「礦物磁」。人會生病,是因為動物磁的流動受到了阻滯,而要治癒疾病,就必須用外力來打通管道,恢復磁力流的暢通。怎麼打通呢?就要靠他這種受過訓練的專業人員,用各種方法整修病人的磁場來幫他打通。

不知道梅斯梅爾是否有偷看過中國古書的翻譯本,並且從中受到啟發,但他的學說與作法,跟中國人說的「氣」與「氣功」簡直就一模一樣。這位「磁功大師」開了一間「磁力診所」,吸引到眾多病患,發了大財,卻引起奧地利當局的警覺注意,梅斯梅爾只得離開家鄉,搬到巴黎另起爐灶。

梅斯梅爾的療法分團體與個人兩種:團體療法是在一個大房間的中央,放一個裝著「磁化水」的有蓋大木桶,圍坐十幾二十位患者,從蓋子上的許多小孔,穿出一根根的彎曲鐵棒,另一端指向每個患者病症的位置,旁邊有人鋼琴伴奏,梅斯梅爾做出種種特殊的手勢與眼神,將磁力導入患者的身體。至於個人療法,則是梅斯梅爾與病人相對而坐,兩人的膝蓋緊貼,梅斯梅爾的眼睛牢牢地凝視患者的雙眼,兩手在他身上的不同位置游移按壓。

梅斯梅爾顯然是一位深具個人魅力與神祕感的人,在他的治療之下,許多患者感覺到「磁力流」在自己的身體裡面流竄,有些人會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起來,甚至痙攣昏厥,而後感到自己脫胎換骨,不藥而癒。這種奇妙的治療方式,讓後來的英文字典裡面出現一個新單字「mesmerism」(催眠術),就來自於梅斯梅爾(Mesmer)的名字。

梅斯梅爾在巴黎的生意與名氣,更遠勝於維也納時期。他的收費非常昂貴,但愈貴愈出名,求他診治的貴族與富人們絡繹不絕,就連法國國王路易十六(Louis XVI)的皇后瑪麗·安東妮(Marie Antoinette)都成了他的鐵粉病患,部分原因是瑪麗本人也是奧地利人,跟梅斯梅爾有同鄉之誼。有了皇后的背書與宣傳,梅斯梅爾更是風生水起,日進斗金。後來還因為實在太忙,不得不辦起了訓練班,開起了連鎖店。成員中有一位名醫查爾斯·戴斯龍(Charles Deslon),是梅斯梅爾的親炙弟子,不遺餘力的宣揚磁力療法。

給大師科學檢驗

巴黎的正統醫界對梅斯梅爾十分感冒,因為他搶走了太多其他醫生的病人。科學界對他也非常排斥,因為怎麼看他都像個騙子。愈來愈多針對梅斯梅爾的投訴送到了當局,路易十六頗覺無奈,就指派了一個科學委員會來客觀地調查。

這個科學委員會頗不簡單,每一位成員都是赫赫知名的科學家。主席就是電磁專家富蘭克林,他當時正巧身任美國駐法大使。其他成員包括天文學家讓·巴伊(Jean Bailly),以觀測哈雷彗星以及木星衛星而著名,植物學家安托萬-羅倫·德朱西厄(Antoine-Laurent de Jussieu),他發明的植物分類系統一直使用到今天,「近代化學之父」安托萬-羅倫·拉瓦謝(Antoine-Laurent Lavoisier),以及人道主義名醫約瑟夫·吉約丹(Joseph Guillotin)。

梅斯梅爾本人拒絕接受調查,因此委員會只能去調查他的學生戴斯龍的磁力診所。這個委員會設計了可能是科學史上首度的「盲測研究」,包括了一連串的不同測驗。其中一個測驗在富蘭克林的宅邸花園舉行,用的是戴斯龍自己提出的方法,以及他挑選的「明星病人」。

戴斯龍先「磁化」花園中的一棵樹,聲稱這位病人只要一碰到這棵樹,一定會感受得出來。於是委員會就把這位病人的眼睛矇起來不讓他看,帶他來到一排樹的前面,請他逐棵地擁抱這些樹,看能不能感覺到樹的磁力。結果這病人從第一棵抱到第三棵,身體愈來愈麻,抱到第四棵時終於不支倒地昏厥,發生了典型的治療反應。而事實上戴斯龍所「磁化」的,是在旁邊不相干的另一棵樹。

委員會最終提出了他們的見解,認為梅斯梅爾所宣稱的「動物磁」完全沒有根據。儘管梅斯梅爾本人以及其他執業者們強烈抗議,質疑實驗的準確性,梅斯梅爾療法終究還是慢慢衰微了。

順帶一提,不久之後法國大革命爆發,幾年之內,事件的好幾位當事人,包括國王路易十六、皇后瑪麗、巴伊與拉瓦謝(這兩位都當了政府官員)皆被送上了斷頭台,而斷頭台正是另一位委員吉約丹醫師的發明。這個有效減少受刑人痛苦的劃時代產品,因為吉約丹(Guillotin)而得到了斷頭台(Guillotine)這個名字。

【青春名人堂】劉冠吟/浴火重春
今日登場/劉冠吟/聯合報
去年九月搬家時,在新家門口遇見的流浪博美犬有春,加入我家已一年多,當時差不多是我開始寫稿給《聯合報□繽紛版》的時候。此前有春在本專欄登場兩次,引起多方關心,還有讀者寫信到公司來,詢問有春後續生活。沒想到有春的故事可以引起那麼大的迴響,他如果能夠聽懂,一定覺得開心。

這一年中我帶有春看了三個不同的醫生,終於找到一個肯為他動刀的。有春心絲蟲嚴重,年歲又大,醫生不願意執行風險這麼高的手術,我能明白,但不想放棄。最後找上了鄰居介紹的獸醫,很年輕,看著他掛在牆上的畢業證書,跟我同一個母校,小我一輪多,執業時間應該才兩到三年吧。

大家都說年輕的醫生比較不知道嚴重性,所以敢於動刀。我的醫生雖然資淺但不草率,直白告知:「有春年紀大了,開心臟的手術,有可能會在手術台上離開。」我有點害怕,問他:「如果是你自己的狗呢?」醫生很堅定地回我:「我會開,因為不開他也活不久,不如幫他搏一個機會。」

於是今年九月,就在我們拚一個轉機的共識下,幫有春開了一場長達三小時的手術。當天我在家裡心急如焚地等待,並讓自己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傍晚接到的有春一臉無辜,不知道自己剛剛在生死邊緣拔河歸來。接下來幾個月是反覆吃藥跟回診的過程,每天的進度都是考驗。我沒有期待有春宛若新生,畢竟我心中的基期是從死亡開始,一點點的好,都是很有感的好。

時序推進到十一月,這個月是我生日,說是巧合或偶然,有春從十月底開始明顯變得不同,食量變大、毛長得更快、活動力旺盛、個性脾氣更鮮明。我生日當天,抱著他在手上仔細端詳,他睜著又大又圓的眼睛與我對視,看著他與以往判若兩狗的神情,以及我手上抱著他那豐厚的肉感,不敢說他已經完全好了,但肯定是跨過掙扎線,「浴火重春」了。

健康有一定的保鮮期,在身體使用的過程中常需要反覆地修復,往往令人沮喪。有多少體力,就拿捏多少用度,也是一種自在。肉身有涯,而對生命的期待及意志力卻可以無涯。謝謝大家對有春的愛,謝謝有春示範給我的一課。

 
 
 
訊息公告
 
 
 
 
「聽」見生命的詞彙 用聲藝關愛自然人文
人類的耳朵,只能接收到有限的聲音,但是聽不到,不表示不存在。入圍第53屆金馬影展最佳音效獎暨2016年台北電影節最佳聲音設計、2019年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配樂的法國籍澎葉生,透過不斷地探索實驗,在細微處,發掘生命的樂章。

每週跳舞3次 跌倒風險降5成以上
近來國內傳出許多名人跌倒重傷,甚至不幸去世的消息,預防跌倒可以說是當下大家都想要學習的健康保健,最新研究指出,預防跌倒效果最好的是「跳舞」,每週跳舞3次以上,跌倒風險可驟降53%。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